iPhone的最新牺牲品——新闻摄影师

iPhone的最新牺牲品——新闻摄影师

Inside 曾经介绍过,在智慧型手机与 Hipstamatic、Instagram 等 app 的影响下,传统媒体开始认真看待、甚至採用手机拍摄的照片:〈 为什幺《时代杂誌》要用 Instagram 报导侵袭美东的飓风 Sandy 〉;去年的伦敦奥运,英国卫报甚至刊登了摄影师用 iPhone 4S 搭配镜头与 Snapseed拍摄的一系列照片 1;今年二月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主办单位也在 Instagram 帐号上展示了一系列的幕后照片 。

iPhone的最新牺牲品——新闻摄影师

  本期封面是由 Benjamin Lowy 用 iPhone 搭配拍照 app「Hipstamatic」拍摄而成,
其他新闻照片则是刊登于 Instagram。
iPhone的最新牺牲品——新闻摄影师

不过最近这个趋势引发了一个状况,有报社发现:那我们还需要摄影师吗?

芝加哥太阳报上週解雇了旗下 28 位摄影师 2,决定日后改由记者自行拍摄新闻照片,并对他们进行「iPhone 摄影」、「基本影像处理」与「社群媒体」的训练,该报的「media writer」Robert Feder 在自己的 Facebook 上透漏了这些训练课程的消息 3。

该报认为这样的作法是顺应读者的需求 4,为了满足数位时代的读者,他们必须重塑多媒体报导的方式,包含摄影在内。不过也有人认为这是该报社为了解决财务问题所採取的手段。

我们相信芝加哥太阳报不是第一家要求记者也要有影像处理能力的传统媒体,但这样的想法正确吗?还是我们不自觉地将新闻照片是为理所当然的存在,而忽略了新闻照片的价值?但无可否认,现在就是人人可以拍摄突发事件照片或影片的时代。过去我们曾在 〈 新闻业的「工业革命」 〉 举过一个例子:

Thomas Friedman 在《我们曾经辉煌:美国在新世界生存的关键》一书将职业依性质与创造力分成三种层次,并直言大多数都有「轻易被取代」的可能。专业摄影师在拍摄即时新闻或突发事件的角色上或许有被取代的危机,但是专题报导呢?普立兹新闻摄影奖得主会是路人甲吗?有个问题必须被回答:我们想看的是什幺?

说出来很残酷,但你我的答案将决定产业的走向。

  1. Dan Chung’s Olympic smartphone photoblog↩
  2. Chicago Sun-Times lays off all photographers↩
  3. Robert Feder -- Sun-Times reporters begin mandatory training today…↩
  4. Chicago Sun-Times trains reporters to shoot with iPhones after laying off all its photographers↩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