滥用抗生素皮肤感染可致命强效药破抗药性瓶颈

滥用抗生素皮肤感染可致命强效药破抗药性瓶颈(吉隆坡讯)革兰氏阳性型金黄色葡萄菌(Staphylococcus Aureus,SA)是急性细菌性皮肤及皮肤组织感染的致病原体,由于抗生素抗药性问题日渐普遍,使感染此菌尤其抗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的治疗过程更棘手。如今,含有特地唑胺磷酸酯(tedizolid phosphate)的Sivextro强效药面市后,可通过持续性抗菌兼耐受性良好的作用,有效控制盛行率日趋普遍的皮肤感染问题,提供病患更好的选择。特地唑胺磷酸酯是新一代恶唑烷酮类(oxazalidinone class)抗菌药物,通过与细菌的核糖体50S亚基结合,从而抑制细菌蛋白质的合成,达到抗菌的疗效,适用于革兰氏阳性菌病原体,包括治疗抗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ethicilin Resistant Staphylococcus Aureus,MRSA)之成人急性细菌性皮肤及皮肤组织感染(acute bacterial skin and skin structure infection,ABSSSI)。MRSA降临 抗菌变棘手内科兼传染病科顾问曹定思医生指出,SA是一种常见的病原体,可在鼻子、皮肤毛乳、腋下等健康人体上发现其蹤迹,并通过人与人肌肤接触而传播。如果受到感染又不受控制的话,可以带来生命的危险。她提到MRSA的历史,指葡萄球菌是在1880年代被发现和确知可引起感染,在这之前,八九十巴仙的感染者的结果是死亡。1940年,青霉素(penicillin,又称盘尼西林)被发现可治癒葡萄球菌所引起的感染。“随着人们滥用抗生素及缺乏卫生意识下,MRSA的时代开始降临,并在1960年代对甲基盘尼西林治疗产生抗药性。直到今天,MRSA依然存在,并且越来越难以对付。”她提出,MRSA是一种对几乎涵盖所有抗生素类的β-内醯胺类抗生素(Beta-lactam antibiotic),包括青霉素、头孢菌素(Cephalosporins)、碳青霉烯(Carbapenems)等产生抗药性,除了有威胁生命的风险,也会有延长治疗与住院期、影响行动能力等牵连生活品质的问题。“一直以来,临床医生认为大多数MRSA的传染是与病人住院或医院环境有关,直到1990年代,有年轻且无患病背景的民众因感染MRSA引起严重皮肤疾病而入院就诊,演变成社区性的MRSA感染。”她指出,皮肤感染的诊断主要分成三级,而最严重的是ABSSSI,大多数ABSSSI与血液系统感染有关,并可导致死亡。勤洗手 确保伤口获护理曹定思医生指出,全球调查报告显示,所有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病例中,MRSA占了65%的比率,而马来西亚MRSA的盛行率介于30%至40%,可说频临危机边缘。她说,MRSA很容易被传播,而且目前已逐渐演变成社区问题,即使年轻无患病背景的人也可以受到感染,而且感染初期没有明显症状,令人误以为是轻微的疾病,但事实是,MRSA可以引起严重疾病,危及生命。“感染MRSA的患者会出现严重皮肤感染情况,导致住院治疗的天数被延长。此外,部分患者还会因感染而引发肺炎或血流感染问题,提高死亡的风险,无论严重与否,都已对患者的日常生活和工作带来影响。”她声称,要预防MRSA,医院必须全面落实抗感染方案,包括隔离所有感染MRSA患者、适当的手部卫生协议及身体接触等条规。她说,民众也要有勤洗手或维持手部卫生的习惯,并确保伤口获得良好的处理,以免受到感染。只限成人使用 新药耐受性良好全新的特地唑胺磷酸酯(200毫克)是每日一次并持续使用6天的处方药物疗程,备有静脉注射或口服药片供选择,而且无需根据年龄、体重、性别或特定患病群调整使用剂量,适用于难治型患者群。曹定思医生指出,医生可以在不必调整剂量的情况下,将病人从静脉注射治疗切换成口服药物治疗,让一些病人可以继续在家用药,节省病人的时间和提高生活品质。“对于一些人如老人、肥胖、正在接受其他治疗的病患、肾脏或肝脏功能受损者也适合使用此药,不过,目前此药只限于成人患者。”根据两项涵盖多所研究中心的第三期临床研究报告,ESTABLISH-1(口服剂型)和ESTABLISH-2(选择切换至口服方的静脉注射剂型)已证实新药的有效性和安全性。除了耐受性良好,研究也显示,新药发生血小板减少症和肠胃道不适情况的机率偏低,并无明显药物相互排斥的问题。‧2017.03.13

Related Posts